陈剑 ,首都经济研究专家,著名人口学者。曾担任北京市人口研究所顾问,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北京改革和发展研究会会长等职。著有《北京离现代化有多远》(2003),《都城北京——一核两翼与京津冀协同发展》(2019)等多部研究首都发展专著。先后主持多项北京人口课题。2014年主持的《特大型城市产业发展和人口规模调控研究》获北京市委市政府颁发的北京市第十一届优秀调查研究成果一等奖。

2020年6月20日,北京改革和发展研究会创始会长陈剑在出席举办的“城市与风险治理——第五届城市文化发展高峰论坛”上所作的“北京进入收缩型城市面临的风险及应对”发言中提出,北京严格控制人口做法已经五年,北京常住人口已经连续三年负增长,常住外来人口已经连续四年负增长,对北京经济影响甚大,建议北京调整严格控制外来人口的做法,以放缓北京进入收缩型城市进程,促进北京经济持续增长。其观点主要内容如下:

一. 北京已经进入收缩性城市行列

2019年末北京全市常住人口2153.6万人,比上年末减少0.6万人。这是自1978年以来,北京首次出现连续三年常住人口下滑的情况。即2017年减少2.2万人,2018年减少16.5万人,2019年减少0.6万人。

2019年4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官网发布了《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首次提到了“收缩型城市“。收缩型城市一个基本判别标准是连续三个自然年人口增长为负。北京连续三年常住人口自然增长率负增长,意味着北京已经进入了收缩性城市行列。

二.北京进入收缩型城市行列面临的风险

(一)影响北京经济持续增长和首都城市发展活力

自2015年以来,北京对外来人口实施严格控制,2016年即出成效,当年常住人口增速大幅度下降,只增加2.4万。

北京人口控制,很大程度上是对外来在京工作的常住人口进行控制,相对于常住人口三连降,北京市常住外来人口则是连续四年负增长。

2015年末,北京市常住外来人口总量登至历史顶点,达822.6万人,占常住人口的比重为37.9%。此后四年间,北京市常住外来人口总量一路下滑,截至2019年末,北京常住外来人口745.6万人,较2015年末减少77万人,占常住人口的比重也随之下跌至34.6%。常住人口出生率8.12‰,死亡率5.49‰,人口自然增长率仅2.63‰。

对北京来说,人口持续减少,特别是外来常住人口持续减少,会加速北京人口老化速度,提升劳动力人口年龄中位数,提升劳动力老化程度,进而影响北京城市发展活力,对北京城市长远发展带来消极影响。

按照联合国标准,一个地区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7%,即该地区进入老龄化社会。2019年末,北京市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规模已达到246万人,占常住人口比例为11.4%。与老年人口比例上升相对应的是,北京劳动年龄(15岁至64岁)人口比例逐年下降,其所占比例从2010年的82.7%回落到2019年的78.1%。

北京人口年龄结构受外来人口流入影响较大。常住外来人口年龄一般集中在20-39岁,这部分人口通常占外来人口的60%以上。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资料表明,2010年北京全市常住人口的年龄中位数为35.7岁,常住户籍人口的年龄中位数为41.5岁,常住外来人口的年龄中位数为29.6岁。20-39岁这部分人口占外来人口的62.8%。可见大量年青外来人口流入,直接导致了北京人口年龄下降,是北京经济充满活力和持续增长的重要因素。随着外来人口不断减少,提升了北京劳动人口年龄中位数,影响了北京经济持续增长的活力。

(二)影响了京津冀整体发展

一定规模的人口是城市发展基础。人口数量的增加或减少,直接影响市场需求,影响市场要素中劳动力提供等因素,因而直接影响到城市的经济增长。例如,位居中国经济总量第一名的广东,经济总量超过全国经济总量的10%,2019年常住人口超过1.1亿。这其中,大量外来人口的贡献功不可没。2019年全国主要城市常住人口增量排名前10的城市,杭州、深圳、广州、宁波、佛山、成都、长沙、重庆、郑州和西安、也都是在全国经济增长领先的城市。

长期以来,大量外来人口流入北京成为北京常住人口,在推动北京经济增长的同时,由于扩大了市场需求,也直接推动了京津冀三地的整体发展。而近年来北京作为收缩型城市,由于市场需求下降,所提供的劳动力减少,人气严重不足,直接影响了京津冀三地的整体增长。大量北京外来常住人口流出,并没有流入到天津和河北。在京津冀三地经济持续走低的情况下,甚至天津受到北京城市收缩影响,外来人口也出现了净流出。天津人口吸引力从2014年就开始明显走弱,特别是2017年,天津人口首次出现净流出,幅度高达9万多人,当年天津GDP增速也跌至3.6%,创全国最低。尽管2018年天津经济增速有所企稳,但GDP增速排名仍是全国最低,人口虽略有回流,但净流入量仍然不高,往日光辉已然不在。

由于北京对外来人口的严格控制,导致了外来人口持续下降。北京人气不足,直接影响了北京乃至京津冀三地的经济增长。2014年,京津冀三地经济总量占全国比重为10.4%,2018年已下降到9.45%。2019年则进一步下降到8.53%。几乎下降了一个百分点。京津冀三地在全国经济版图中占比的持续下降,使得京津冀地区在全国影响力进一步下降。也影响到外来人口流入到天津和河北。

(三)影响城乡融合和中国现代化整体进程

北京通过严格控制外来人口,导致外来常住人口的减少。而大量外来常住人口,大多数是农民工,他们在北京城可能已经打拼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他们为北京现代化进程做出了重要贡献。但却没有享受到北京户籍人口的身份待遇。在当下,城乡分割仍是中国特色最大的问题之一。在中国已经基本完成工业化,大力加速城市化进程的时候,我们仍然还有几亿农民需要救助,还需要国家投入巨量资源进行扶贫。

北京通过严格控制外来常住人口,特别是其中占比很高的农村人口,一个很大的风险就是,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影响城乡融合和中国现代化整体进程。

三.建议调整北京实施严格控制外来人口的做法

2013年11月党的18届3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提出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为贯彻《决定》精神,北京作为中国特大城市,自214年对外来人口进行严格控制。实际正式实施是2015年。《决定》内容是十分正确的,对北京人口进行严格控制十分必要。但自2013年《决定》提出后,现在已经七年,中国人口增长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这个变化主要体现在:全国劳动人口数逐年减少,全国城镇化建设使人口向特大城市流动的速度大幅放缓,中国人口城市化进程减弱、中国人口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持续走低。

北京对常住人口进行严格控制已经五年。在北京常住人口连续三年负增长、常住外来人口连续四年负增长,2020年北京常住人口和外来常住人口也大概率负增长的情况下,继续坚持严格控制这一政策,长期以往不利于北京经济持续发展,不利于京津冀三地整体发展。应当重新评估这一政策的利弊得失。

建议对北京严格控制常住人口的政策作适度调整,力度可以放缓一些。以维持北京常住人口零增长,或者围绕零增长作上下波动为好!总量不突破第七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提出的2300万人口控制目标。所谓零增长作上下波动,就是人口净增或减少以千分之一以内为好。也就是北京每年净增或减少人口,控制在2万以内。以避免人口波动过大不利于经济持续增长。

再次实名举报是对反腐部...

本报特约评论员王云帆再次实名举报,实则就是对反腐部门的催促。满足这一民意表达的可行路径,还在依法调.....

讲认真,破解作风建设难...

习近平同志在指导兰考县委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时的重要讲话强调:“要在改进作风上讲认真,做到善始善.....

教育部长陈宝生:充分释...

10月18日,第二十届中国国际教育年会全体大会在京召开。会议以“教育2035——对话世界的未来”为主题,探.....

守护好“做有用之人”的家风

春节期间,央视就“家风是什么”,采访了各地、各行业的众多观众。“辽宁舰”舰载机着舰第一人——戴明盟.....

越南想在南海问题上两头获利

据越南媒体10月24日报道,近期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与越南国家油气集团就联合开发南海“蓝鲸”油气区天然气.....

保住科学精神更重要

保住科学精神比保楼更重要作者:文澜在拆楼容易、盖楼更加容易的今天,讨论历史遗迹保护固然重要,但从某.....

中国需加强东北军事部署...

中国需加强东北军事部署防半岛生乱韩国总统朴槿惠16日上午在国会发表演说,谴责朝鲜“极端挑衅”,宣称开.....

中国对日外交过于强硬吗

王海运遏制中国成日本战略选择日前一次座谈会上,一位颇具影响的专家主动谈到我国的对日外交。基调是,日.....

地下管网改造须先明确责任

应当实现严格的问责机制,对于未能完成改造任务和违反相关操作规范的人,应当从严执规给予处罚,让不作为.....